Welcome to Our Website

十八军奉命进军西藏:挺进向雪域高原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tudyintongji.com/,南安普顿

1950年初,十八军奉命进军西藏,3万名将士从四川出发,挺进雪域高原,于1951年5月和平解放西藏。至此,中国大陆全部解放。十八军克服高原高寒、缺氧缺粮等因素影响,充分发挥战斗队、工作队、宣传队、生产队和工程队作用,在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等诸多领域同帝国主义、分裂势力坚决斗争,为解放和建设西藏、捍卫国家领土主权作出了重要贡献。

新中国成立后,西藏地方上层反动势力和帝国主义紧锣密鼓地策划“西立”活动,藏区形势愈发复杂严峻。在西藏噶厦政府武装驱逐驻藏办事处所有人员后,和摄政达扎开始组织亲善代表团赴美、英、印等国寻求支持,暗地里酝酿在当年年底的联合国大会上申请西立。帝国主义从自身利益出发,与势力遥相呼应,其扶持西藏地方政府之心可谓人尽皆知。美还公开为西藏反动势力撑腰,称“西藏将派出亲善使团分赴英、美、印、尼和北京表示独立”。面对赤裸裸的挑衅,党中央认为,西藏问题事关重大,解决西藏问题事不宜迟。当时正在苏联访问的毛主席多次急电中央、西北局和西南局,反复讨论研究。西藏问题一被提上日程,便显得刻不容缓。

起初,毛主席考虑到班禅及其随从都在青海,且西南方面尚未完全解放,提议由西北局争取在1950年秋冬季完成西藏解放。时任西北局彭德怀在深入调研后报告,由西北入藏的道路每年只有5月中旬至9月中旬可以通行,其余8个月都是大雪封路,再加上政治限制、屯兵屯粮、修筑道路等因素,入藏准备保守需要2年时间。于是,进军西藏的任务转由西南局筹划。西南局在第二野战军3个兵团9个军中权衡。认为,西藏是少数民族地区,各个领域都有特殊性,解决西藏问题应多靠政治。综合考虑进军西藏的军事、政治、作战和补给等问题,具有开辟新区经验和卓越指挥才能的十八军军长张国华跃入刘邓眼帘。主将选定后,接下来便是挑选进藏部队。最初决定在第二野战军所有部队中挑选3个主力师,组成1个3万人的野战军入藏。但张国华考虑到原部有相当数量的老红军,抗战干部多、素质好,并且便于指挥,提出率老部队十八军入藏。

1950年1月24日,西藏工作委员会成立,进军西藏、经营西藏的任务历史性地落在了十八军将士的肩上。

一纸命令,原定驻守富庶川南的十八军官兵面临抉择考验。为确保顺利进军西藏,十八军开展了卓有成效的政治工作。一是凝聚人心的广泛动员。消息刚传到十八军时,面对胜利果实和再次征战、安全稳定和生死难测、亲人团聚和骨肉分离的巨大反差,十八军领导在广大指战员中进行思想动员,“干部要起带头作用,所有的人思想都要通,要高高兴兴地去西藏”。他们紧紧抓住将士崇尚荣誉的诉求,决定“逃兵一律不准去西藏,就地转退地方”,这一举措对于稳定军心、凝聚人心发挥了巨大作用。二是卓有成效的思想教育。面对部队思想情绪,十八军积极开展爱国主义、形势任务等教育,重点揭露帝国主义和势力分离西藏的图谋,回顾十八军在革命战争时期的艰难历程和光辉战绩,阐明进军西藏、解放人民的重大意义。军文工团还创作进军西藏歌曲,激励官兵革命荣誉感、保卫边疆自豪感和维护祖国统一的使命感。三是以上率下的决心意志。最有说服力的思想政治工作就是以身作则。据原十八军司令部侦察科参谋王贵回忆,十八军军长张国华把3岁的小女儿带上进军西藏动员大会主席台,向全军将士现身说法,坚定表示一家三口一起进军西藏,同甘共苦、患难与共。遗憾的是,张国华的小女儿“难难”在进藏途中夭折,成为十八军进藏年龄最小的“革命烈士”。军长的模范带头极大鼓舞了士气,激发全体指战员血性胆气,坚定了进藏卫国的决心,完成了十八军将士从“川南安家”到“进军西藏”的思想转变。

指出“政治重于军事,补给重于战斗”。十八军在统战、文化、后勤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先遣部队到达藏区后,通过谈心等方式,向藏族上层人士宣传中央关于和平解放西藏的方针政策,并免费为藏民治病,尊重藏胞风俗习惯,不进寺庙、不动经幡,尽力消除历史遗留的藏汉民族隔阂,有力促进民族团结。从四川到拉萨,部队的给养一直是难题。刚到甘孜,部队便进入“粮荒”状态,有的连队甚至挖野菜、南安普顿抓地鼠、捉麻雀果腹。面对西藏反动上层妄想困死、饿跑我军的企图,十八军领导决定部队立即投入生产,开展劳动竞赛,生产粮食,解决了部队的吃饭问题。

修筑公路是在西藏站稳脚跟的关键。在高原高寒的世界屋脊修路,挑战前所未有。十八军将士和支援藏族群众以惊人的毅力,在零下30多度的严寒中烧挖冻土,打钎炸石,突破怒江天险,劈开然乌沟石峡,硬是打通了康藏、青藏两条公路,为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今年北京“超长汛期”的雨量充沛不同寻常。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所副研究员魏科表示,从气象学看,雨水偏多必然伴随着异常环流,如西太平洋副热带高压异常偏北,西风带扰动持续维持,充沛水汽输送等。

素有“神箭”美誉的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是专门为我国载人航天工程研制的火箭,也是目前我国唯一一型载人运载火箭,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所属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研制。

“这叫穿梭机器人,别看它们个子不大,却能装着100公斤以内的货物穿梭自如,又快又方便。”在安远县鹤子镇杨功村的智运快线基站,村民郭爱金把自家生产的蜂蜜放进穿梭机器人中,关好盖子,南安普顿随后只见机器人缓缓上升,沿着钢索驶向下一站。

又到了姜广顺出发寻虎的日子。虽然还是秋天,但是东北林区的气温有时能逼近零下,这位东北林业大学野生动物与自然保护地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裹上厚厚的羽绒服,带队朝密林进发,寻觅正为过冬做准备的濒危动物——东北虎。

陇南市文县位于甘肃省最南端,这里是陇上最先迎春入夏的地方,风水宝地孕育了不少“宝贝”,“国宝”大熊猫便是其中之最。憨态可掬的“国宝”众所周知,但鲜为人知的是,它们背后有一群人默默奉献,将青春播撒在人迹罕至的大山深处。

传统村寨建筑,如理县(羌族)的碉楼、寨子,这些都是人类文明的瑰宝。地域特色有利于这些地区实现乡村振兴。这些年,我带领团队做的,就是帮助地方守护这些“活化石”。

德国科学家最近打破了实验室测量到的最低温度纪录!据美国趣味科学网站10月14日报道,他们让磁化气体从120米高的塔上落下,测得其温度仅比绝对零度(-273.15℃)高38万亿分之一摄氏度。

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研究团队发现,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独一无二的大脑“指纹”,而且该指纹会随着时间推移而不断变化。他们的新技术只需1分40秒就可识别大脑“指纹”。相关论文发表在最近的《科学进展》杂志上。

据《科学》杂志近日发表的一项最新研究,研究人员将人体血液中的数千种蛋白质数据与遗传数据相结合,绘出了蛋白质、基因组与人类疾病的网络关系图,显示了影响这些蛋白质的遗传差异如何将多种多样的相关疾病联系在一起。

肌肉在被损伤或剧烈运动后,要依赖干细胞完成复杂的再生过程。葡萄牙分子医学研究所和西班牙庞培法布拉大学的研究人员最近发现了一种生理损伤后肌肉修复的新机制,该机制依赖肌纤维细胞核的重新排列,且独立于肌肉干细胞。

为助力大数据企业成长,引导社会资本服务数字经济,日前,贵州省创新赋能大数据投资基金成立,该基金规模达20.21亿元,重点投向高成长性的大数据企业及数据中心、数字基础设施等领域。作为全国首个大数据综合试验区,贵州一直在先行先试,坚定不移地推进大数据纵深发展。

金秋十月,硕果盈枝,一串串绿莹莹的葡萄挂在枝头,散发着清甜诱人的果香。在山东省聊城市冠县烟庄街道办事处东开河头村聚森葡萄基地,村党支部正在带领村民们进行采摘。

今年7月20日,中国速度再次震撼世界。由中国中车承担研制、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时速600公里高速磁浮交通系统在青岛成功下线,标志着我国掌握了高速磁浮成套技术和工程化能力。

此次比赛,来自9个国家和地区的31名运动员赛场竞技,中国花滑队斩获2枚金牌,5枚奖牌。“这是世界上可能出现的最好的场馆了!每次来到这个场地,我们都觉得很兴奋——这里是我们即将在冬奥会上战斗的场地啊!”中国选手隋文静感慨道。

10月14日—16日,在北京召开的第二届联合国全球可持续交通大会上公布了这样的数据:迄今全世界仍有超过10亿人无法使用全天候道路,尤其是在特殊处境国家等发展中国家。在非洲,有70%以上的农村人口,即4.5亿人仍然使用不到交通基础设施和系统。

这些年来,张连印为周边乡村、学校和部队无偿提供树苗30余万株。在他的无私付出和影响下,绿化荒山的队伍越来越壮大。左云县,曾是我国北方荒漠化土地集中分布区。现在,这里风沙没了,山也绿了。

据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消息,10月17日9时50分,翟志刚、王亚平、叶光富三名航天员成功开启货物舱舱门,顺利进入天舟三号货运飞船。接下来,他们还将开启天舟二号货运飞船货物舱舱门,按计划开展货物转运等相关工作。

所谓三千斤工程,是双季稻区实施“早稻+晚稻”组合周年亩产总产量达3000斤的目标。采用的攻关品种,根据南方稻区不同生态区域条件,主要采用超级杂交早稻,以及通过籼粳亚种间优势利用培育出的超优千号、第三代杂交水稻叁优一号等产量潜力有重大突破的水稻组合。

据德国《图片报》报道,贝多芬管弦乐团上周末在波恩首演人工智能(AI)谱写完成的贝多芬未竟之作《第十交响曲》。

今天,京东消费及产业发展研究院发布了《2021老年用户线上消费报告》。未来,京东将持续借助供应链优势和数字技术能力,为老年生活构建高品质、一站式生活及消费解决方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