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坛反腐案背后:地产狂飙潮落

1月9日晚,央视晚8点档播出的系列反腐电视专题片《持续发力 纵深推进》第四集《一体推进“三不腐”》中,国家体育总局原副局长、中国足球协会原党委书记杜兆才,中国足球协会原主席陈戌源,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原主教练李铁3位足球领域腐败案主角纷纷“亮相”。

李铁被指控多项罪名,非法收入多达2.7亿元,这一数字成为目前中国足坛的最高纪录。在他执教河北华夏幸福俱乐部与武汉卓尔俱乐部期间,大量赢球场次都是俱乐部花重金买来的。如今这两个俱乐部都已宣告解散,其背后仍能看到地产狂飙时代的影子。

曾占据中超半壁江山的地产商们,如今普遍遭遇困境,盛行十余年的中国足球“金元时代”终于落幕。

被抓1年后,李铁首次出现在公众面前。“有的事情我们觉得在足球圈里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但现在看来很多事情都是违法犯罪的事情。”他说。央视专题片披露,李铁在华夏幸福和武汉卓尔率队冲超背后都有大量假球。

2015年8月,李铁加盟河北华夏幸福俱乐部,首次担任主教练。他被俱乐部要求利用人脉收买对手,完成冲超重任。这年1月,华夏幸福刚收购河北中基足球俱乐部,并更名为河北华夏幸福足球俱乐部。

“我做球员的时候,最憎恨的就是踢假球的人,因为我知道这些可能会能帮助我们球队增加(冲超)几率,第一次独立成为一个球队的主教练,所以也是有特别想证明自己的这种心态。”李铁说。

原河北华夏幸福俱乐部董事长孟惊说:“我们公司的文化叫千方百计实现目标,所谓的千方百计就包括一些不正当的手段。就希望尽快地能拿到好的成绩,能对公司的品牌有影响。”

调查发现,一些财大气粗的俱乐部带动的金元足球氛围,是中国足坛风气恶化的重要催化剂。河北华夏幸福俱乐部看到之前恒大俱乐部通过投资足球带来了巨大品牌效应,于是试图效仿恒大通过烧钱寻求短期快出成绩,定下第一年必须冲超成功、第二年要获得亚冠参赛资格、第三年就要中超夺冠的目标。

在执掌球队后的9场中甲比赛中,李铁率队打出了8胜1平的战绩,其中包括一波八连胜,完成了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最后一轮与深圳宇恒的比赛,华夏幸福上下打点就花费了1400万元。深圳宇恒俱乐部层面收受了华夏幸福巨款,同意“放水”。

为确保万无一失,李铁还授意助教郑斌联系了深圳队后卫黎斐,希望通过后者收买深圳队队员。而这笔600万元巨款被黎斐独吞。正如他判断,截留这600万元也不影响华夏幸福最终获胜。论实力,华夏幸福明显在深圳宇恒之上,且主场作战;论局面,华夏幸福坐拥2分优势,只要不输给已保级成功的深圳宇恒,便可实现冲超。

“用这种不正当方式获得成功,就会让自己变得越来越急功急利,为了取得成绩,找裁判做工作,收买对方球员、教练,有的是俱乐部找俱乐部的这种方式,变成了一种习惯,甚至到后来有一点点依赖。”李铁说。

2017年10月,李铁被聘为武汉卓尔俱乐部主教练,他再次想到“假球”方式,武汉卓尔也决定不惜成本“冲一把”。2018年10月6日,武汉卓尔提前三轮冲超成功。

为当上男足国家队主教练,李铁一方面游说卓尔俱乐部出钱帮他做工作,俱乐部为此拿出200万元向陈戌源行贿。另一方面,李铁觉得时任足协秘书长刘奕也颇具话语权,于是又自掏腰包送给刘奕100万元。

确认获得男足国家队主教练职位第二天,李铁就飞到武汉和卓尔俱乐部谈交易,双方以总额6000万元金额签下了一纸“合同”。实际只是以此为幌子,掩盖权钱交易本质。随后,李铁很快将卓尔队的4名球员选入了国家队大名单。

这其实是房地产市场狂飙史的一个小缩影。2010~2020年“黄金十年”中,中国房地产行业快速崛起,房企不断滚动的销售规模足以支撑其对足球的巨额投入,这段时期被称为“金元足球”时代。

“金元足球”指用金钱来招募球员,以追求在最短时间内提高球队技术水平,并尽可能长期保持竞争水平和影响力,和“青训模式”是两种截然分明的发展模式。

在“金元足球”最鼎盛时期,中超16家俱乐部中有15支球队是和房地产公司有关联的:其中10支球队实控方是房地产公司,5支涉及房地产业务,包括恒大、舜天、阿尔滨、富力、亚泰、泰达、绿城、红运、申鑫、建业等。

彼时的地产商与国足,称得上相互成就。地产商之所以热衷于足球,除老板个人爱好之外,更大因素在于足球竞技运动热潮所带来的商业价值。

2015年1月收购河北中基足球俱乐部时,华夏幸福风头正盛。当时,华夏幸福资产规模已超过1000亿元;2014年销售额超过512亿元,同比上涨37%;2015年销售额达723.53亿元,同比增长41%。

有媒体称,2015年年会,别的公司给员工发的奖品iPad mini,华夏幸福发的是宝马mini。

2016年,华夏幸福销售额破千亿元,达到1203.25亿元。2017年,华夏幸福的目标是2100亿元。但2017年起,华夏幸福遭遇资金危机,当时环北京地区的张家口、廊坊等城市出台房地产“限购令”,华夏幸福旗下知名项目孔雀城销售一落千丈,现金流降幅超过300%,由正转为-162亿元。

也是这个时候,李铁离开了华夏幸福,卓尔系老板阎志向他抛出了橄榄枝。而彼时的卓尔系正如日中天。

2017年,卓尔系老板阎志以355亿元财富位居胡润富豪榜湖北富豪第一名;2018年卓尔智联成为武汉首家市值破千亿元企业。卓尔系旗下有卓尔智联、汉商集团、华中数控、兰亭集势等一批上市公司,触角伸向投资控股、供应链管理、港口码头、仓储物流、旅游、航空器制造、金融、房地产等。

阎志于2011年开始涉足足球,当年卓尔集团收购了湖北绿茵足球俱乐部,并改名武汉卓尔。李铁的到来,圆了武汉队冲超之梦,但后期高额薪资和权钱交易亦令卓尔系难以承受,后陷入球员讨薪风波。

河南建业老板胡葆森在2019年一次活动中提及,他投资足球一年亏10个亿。2021年9月之后,房企自身都陷入了资金困境,“吞金”的足球俱乐部已难以获得资金支持。危机时刻,地产商们纷纷“告别”足球,十几年的“金元足球”繁荣时代结束了。

点击可进行在线中国房地产年度趋势论坛——暨CIHAF第二十四届中国住交会

Leave a Comment